定安问计母瑞山发展乡村度假新模式

2012-6-4 20:40:04  来源:第一旅游网 海南频道 【字号

  摘要:近日,在母瑞山革命老区“百里百村”创新发展乡村游研讨会上,定安县委书记韩勇向来自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的专家们问计定安乡村旅游发展新模式。

  

    第一旅游网讯(王赵洵)“面对全国乡村旅游开发的兴盛,定安的乡村旅游如何在其中独树一帜?定安要打造乡村旅游目的地,其发展的路径和模式该如何创新?”近日,在母瑞山革命老区“百里百村”创新发展乡村游研讨会上,定安县委书记韩勇向来自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的专家们问计定安乡村旅游发展新模式。
 
     百里百村连片创建 “三色”资源无可替代

     定安县毗邻海口,既不是沿海市县,也不属于中部山区,这里有南建州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绿岛红区——母瑞山琼崖革命根据地的摇篮、久温塘热带海岛冷泉、迷人的母瑞田园风光、醉人的南建远古遗风、富硒长寿之地等丰富的优质旅游资源。作为农业大县,近年来,定安将目光投向了乡村旅游发展,先后投入1.7亿多元,利用以突出红色文化、古色文化、绿色文化为主题,在定安县南部的母瑞山地区龙门镇、龙河镇、翰林镇、岭口镇、中瑞农场(统称“四镇一场”)打造母瑞山革命老区“百里百村”原生态乡村休闲基地,共100多个文明生态村连片创建的“百里百村” 乡村旅游品牌已初现雏形。

     “乡村旅游绝不是廉价、低端旅游的代名词。” 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巡视员陈耀指出,定安乡村旅游极富拓展性,并且有良好的乡村旅游基础,要充分结合“古色、绿色、红色”的三个顶级要素进行乡村旅游规划发展,才能更好的将“百里百村”向世人展现。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乡土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蒙乐生说,定安所积淀、所保存的文化元素和人文符号色彩鲜丽、蕴涵丰厚,这些既是传承文明、资治教化的历史财富,也是发展文化旅游、促进经济建设的宝贵资源。定安乡村旅游要想独树一帜,关键是要对文化元素、文化符号的深度梳理与解读及有效开发。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王健生也认为,定安要以绿为背景,红为亮点,古为内涵,奇为卖点,以情为文化之脉,走一条特色发展之路。

     中国地质大学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辛建荣提出,发展乡村旅游,主要要抓好“形象工程、品牌工程、接待工程”这三项大事的建设,尤其是在开发的过程中要保持乡村的原生态风貌和特色。做到乡村性、地方性、独特性。
 
      “幸福家园”与“度假天堂”需二者兼顾

     “把母瑞山革命老区‘百里百村’打造成琼北经济圈休闲养生旅游基地已成为定安县十二五发展战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打造‘中外游客度假天堂,建设老区人民幸福家园’。最终落脚在‘天堂’和‘家园’。”两者的融合发展成为韩勇最为关心的问题。

     陈耀认为,乡村旅游要从“以农民为本、以企业为用、消费为导向、实行差异化战略、政府引导”五方面进行突破。农民应当是乡村旅游开发的参与、建设、管理、受益者。

    “政府应当将乡村旅游开发当做一项民生工程,将乡村旅游开发升级为人文生态的持续发展。”海南职业技术学院旅游学院院长杨哲昆提出,如果仅是走引进企业承包建设的发展道路,则会容易出现生态环境破坏,伤害当地百姓的利益。

    “乡村旅游开发模式应当向由政府指导、市场调节、企农共治的开发模式转变。”王健生认为,发展乡村度假是涉及到多个政府部门、企业和农民的,对乡村资源、旅游市场资源的综合性开发。定安乡村旅游从内部看尚待高水平规划和高起点启动,从外部看其客源市场尚待培育。定安乡村经济基础比较薄弱,农民经商和从事服务业缺乏传统。因此,定安乡村度假发展的起步期,采取“政府主导、企农共参”的开发形式。同时,要鼓励从事大型景区的旅游企业、有社会责任心的房地产企业等参与乡村旅游开发,更要协助农民成立相应的互助组织和行会组织,使之在服务、经营、管理、协作中得到直接收益和长远利益。“随着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逐步发展到有示范典型、有管理规范、有市场品牌时,政府主导、企业和农民参与的开发形式应适时地向政府指导、市场调节、企农共治的开发形式转变。”
 
     多色并举、多品互动、立体开发乡村度假产品

    “目前定安的红、古、绿,挖掘、开发得不够,应该说尚未成为产品,定安乡村旅游如何从喊口号到做成产品卖给游客?”海口经济学院教授肖军提出,如何把“亮点”转化为产品,进而扩大为产业,并实现集约化、规模化发挥发展,这是目前定安南部“四镇一场”乡村旅游发展的最大瓶颈。

    “海南的滨海旅游资源已经打出了知名度和品牌,然而,旅游产品开发的单一滞后,也让海南旅游业陷入了滨海观光游的怪圈,乡村旅游的发展对实现海南旅游产品从滨海旅游相乡村旅游转型延伸是大家都在呼吁和希望的!”海南海之缘国际旅行社总经理王汇坦言,在旅游产品的开发上,定安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海南椰晖旅行社总经理麦伟文也提出,从目前环境上来看,定安乡村旅游还不太适合常规旅游团队的进入,可以先从自驾车入手,民居的改造,景点的加工,随后是旅行社带入,落地成产品就容易一些。

     “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产品定位的导向,不能仅仅盯住乡村有什么旅游资源,而要看有可能争取到什么市场,关键是否有利于形成对期望市场的竞争力。”王健生认为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产品开发应将“红色”、“绿色”、“古色”多色并举,形成多品互动、立体开发、互相推动的多元化发展。例如,针对普通观光游客求异心理,在发展乡村度假产品的起步期要呼应其他旅游景区,开发这里特有的乡村观光休闲产品,吸引部分观光团队到乡村度假环境中休闲体验,如绿岛红区休闲游、旅游小镇风情游、火山古村探奇游、热岛冷泉度假游、南建州民俗文化游、热带田园浪漫游和乡村美食品尝游等线路产品。

     王健生建议,发展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一方面要建设乡村自行车旅游和徒步旅游的“绿道”以及特色露营地,重点开发青年自助旅游产品;另一方面,要大力建设乡村度假基地,开发针对富裕老年人和亚健康人士的乡村康养型度假。要逐步将青年自助旅游和乡村康养度假打造成为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的主体产品。在形成母瑞山革命老区乡村度假经验和一批乡村度假示范点的基础上,推出海南乡村度假创新发展考察游和学生热带乡村修学游产品。
 
 
     申报创建国家乡村旅游度假实验区

     陈耀强调,根据国务院2009[44]号文件精神和《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规划纲要》,作为海南乡村旅游主要形式的海南乡村度假,其功能不仅仅是乐市民、益农民的手段,而是吸引岛外消费、统筹城乡发展、转变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推动城乡一体化进程的有效途径,是海南国际旅游岛旅游改革创新试验的重要内容,是我国创新乡村旅游发展模式,推动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探索。

     王健生则有更加大胆的提议:结合热带海岛乡村度假、“海南革命的摇篮”红色旅游、火山富硒生态养生旅游和南建州特色文化旅游,策划海南国际旅游岛新型乡村旅游区域,对母瑞山革命老区“古色古乡 百里百村”整体提升;以其创新性、独特性吸引多方面的广泛注意,实现政治性、经济性和生态性的完美结合,打造对国内外观光、度假和休闲游客都有吸引力并雅俗共赏、“国内一流、世界名品”的海南国际旅游岛乡村度假示范区。向国家旅游局申报创建——国家乡村旅游度假实验区。创新中国红色乡村旅游模式,发展海南特色乡村度假,在建设“老区人民的幸福家园、中外游客的乡村度假乐园”同时,打造出具有示范意义的海南国际旅游岛乡村旅游度假区。 

【责任编辑:吴婷婷】 打印 | 转发